36日圆的故事 台湾人早就拚进奥运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05Y省生活637人已围观

36日圆的故事 台湾人早就拚进奥运

上世纪 1930 年代全球经济严重衰退,社会动荡不安,日本殖民年代担任仓库管理员的张星贤,一个月工资只有 36 日圆,却成为台湾运动史上,首位参加奥运的台湾人。

从小运动细胞过人的张星贤,踢过足球、打过网球、热爱棒球,却以田径项目踏上奥运舞台。

历史鉅变下的台湾选手 张星贤奔驰奥运

1909 年出生在台中的张星贤,就读台中商业学校受日籍体育老师指导,很快在田径项目崭露头角,在选拔赛脱颖而出,代表台湾赴日参加明治神宫体育大会。

张星贤的运动生涯在毕业后走到十字路口,在铁道部台北工厂担任仓库管理员,虽然公司对员工参与体育活动非常热衷,不过碍于薪水太低,加上缺乏专业教练指导与训练环境,成绩难有效提升。

透过一名早稻田大学毕业的日本田径选手介绍,加上旅日经商有成的台中仕绅杨肇嘉资助, 1930 年,张星贤搭乘汽船前往东京,就读早稻田大学,开启璀璨的运动生涯。

早大期间,张星贤在良好环境与完整训练计画支持下, 1932 年 5 月最后一次全日本奥运国手选拔赛中,于男子 400 公尺名列第 4 。 1932 年 5 月 30 日,日本读卖新闻刊出的日本奥运国家队名单,张星贤赫然在列,成为首位参加奥运的台湾选手。

张星贤首次参加奥运,表现未如预期,在男子 400 公尺跨栏分组预赛跑出 57 秒, 5 名参赛者中名列第 4 ,无缘晋级。 400 公尺则以 51 秒冲线,分组排名第 5 ,同样止于预赛。

张星贤第 1 次拚奥运草草结束, 2 年后从早大学毕业,前往满洲国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工作,担任地方科员。直到 1945 年前,都以满洲国运动员身分参与赛事。

当时台湾、满洲国与朝鲜都是日本殖民地,国际奥会不承认满洲国政权,拒绝满洲国运动员参加奥运,日本殖民地的运动员只能从地区选拔赛开始,再前往日本参加奥运选拔,最终都代表日本出赛。

1936 年张星贤再次前往东京参加奥运选拔赛,也再次披上日本国家队战袍,这次他仅参加 1600 公尺接力,日本队在分组预赛名列第 4 ,他的奥运旅程就此划下句点。

二战结束后,历经台湾、日本和满洲国的张星贤曾代表「台湾省」前往上海参加台湾全运会。热爱田径的他培养出杨传广和纪政等选手,不过这段国族更迭的生命旅程,却让他无法成为 1964 年东京奥运台湾代表团的教练。热心推动田径训练的张星贤只能问,「很奇怪,为什幺不派我去呢?」

那时女性还不能参加奥运 林月云就是不放弃

除了张星贤,台湾第一个拚奥运的女子运动员是林月云,不过国际奥会(IOC) 1928 年才逐步开放田径女子选手参加奥运,名额稀少,女性运动员想参加奥运难度非常大。

出生在彰化的林月云,是林缉宗与林吴却的三女,家中有 10 个姊妹与 3 个兄弟。她的父亲曾任彰化建筑组合理事,家中经营凤梨罐头、味素、爆竹等工厂事业,尚称富裕。

从小林月云就展现运动场上的天赋,她也是第一个代表台湾的女子运动员,赴日参加日本统治时期最大型运动赛事「明治神宫体育运动大会」。

当年林月云在三级跳远以 10 公尺 96 ,拿下全日本女子三级跳远亚军,一跳成名,并受邀前往日本留学。

可惜的是,林月云运气不好, 1932 年她与好友萧织搭船前往日本参加奥运国手选拔赛,却在海上遭遇暴风雨,两人严重晕船,表现大受影响,选拔赛 100 公尺预赛被刷掉,没能披上奥运战袍。

返台后,林月云在第一回台中州陆上竞技会的女子三级跳远,以 11 公尺 51 打破日本全国纪录,不过碍于当年台中竞技场规格,未获认证,林月云的成绩也不为日本官方承认。

林月云没有灰心,赴日留学第 2 年,转攻跳远与 80 公尺跨栏,为 1936 年柏林奥运準备。 1935 年「第 8 回明治神宫体育大会」,林月云在两个项目都以排名第一的成绩晋级决赛,可惜最后决赛两项都获亚军。

不过这仍足以让林月云进入日本奥运培训队,当时她与广桥百合子、三井美代子等人,在东京準备奥运最终预选赛,没想到命运弄人,决选前夕,林月云罹患肺炎。

抱病参赛的林月云,在拿手 80 公尺跨栏最终以 0.1 秒之差,惜败如同亲妹妹般与一手调教的三井美代子,赛后在跑道上,林月云只能抱着三井痛哭,还大器地安慰好友:「是我自己状况不好。」

两度与奥运擦身而过,林月云仍没放弃希望, 1937 年再次入选日本奥运培训选手,但二战战鼓逼近, 1940 年奥运临时喊卡,林月云终其一生,都没能踏上奥运五轮殿堂。

林月云自 14 岁起就驰骋在田径场上,时代鉅变让她错过奥运,不过 3 次挑战奥运的艰苦历程,为日后台湾女性运动员树立标竿和典範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