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德尔颂旷世巨作『以利亚』 赏析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2P生活派429人已围观

◎陈琇玟

一、身世、创作背景

 费利克斯·孟德尔颂(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)犹太裔德国人,出生于富裕家庭,祖父摩西为犹太教拉比、哲学家,有许多反歧视犹太教之着作;父母通晓各样知识、艺术,为融入德国主流社会,虽无信仰体验,却让儿子6岁受洗、14岁坚信礼,成为路德会信徒。

然而由孟德尔颂的书信、神剧作品,我们知道他的确是一个委身的基督徒。孟德尔颂作品融合巴洛克晚期和浪漫派初期风格,写作神剧『圣保罗』时,为了体会保罗的经历,熟读教会史。『圣保罗』引起广大迴响,孟德尔颂因着使命感决定再写一部神剧。

以利亚是犹太人重视的旧约大先知,逾越节晚餐仪式的第三杯酒就是以利亚之杯(路加福音廿二章1节),犹太人一直等待末后会有一个如以利亚般的先知,会为他们带来弥赛亚的拯救(玛拉基书四章5节)。基督教亦重视施洗约翰所预表的以利亚,将为耶稣一生的服事预备道路。

孟德尔颂从小熟知以利亚的故事,对友人提供的剧本始终不满意,构思10年,直到1845年应邀致伯明罕音乐节担任总监,才催生了这部生涯颠峰的作品,1846年亲自指挥世界首演。整齣神剧引用列王纪上1719章、列王纪下12章,架构为导奏、序曲和42乐段,信仰内涵丰富,以多样音乐手法描绘剧情,以下试举例说明。

二、人物简介

 1. 先知以利亚,名字含义为「耶和华是我的神」,一生不断挑战以色列人「谁是真神」?力挽狂澜却也一度灰心求死。

 2.耶洗别,西顿王女儿,和亚哈王政治联姻,代表敌挡神,诱惑胁迫人的恶势力。

 3.亚哈王,明白律法但充满慾望,思想意志不坚,自私、自怜、自恃、自欺…

 4.巴力是雷神、生育之神,冬天钻入地下睡觉,因此以利亚嘲笑说要大声叫醒巴力。宗教仪式含神妓交合,以求农作物丰收、人畜生养众多。

三、音乐手法

 乐曲一开始孟德尔颂就展现不寻常的手法:在序曲之前先有一段导奏,用d小调带出先知以利亚的咏唱(男高音);象徵恶者的三全音音程(tritone)描述先知的困境。三个全音的距离,就是六个半音,亦等于增四度、减五度,这音程给人极不安定、诡异的感觉,故写作教会音乐往往避免使用三全音。

管弦乐序曲採用赋格手法,fugue原意即追逐,音乐主题先出现在某声部,其他声部继而模仿之,孟德尔颂藉声部间追逐的效果表现人民沮丧不安的心境。紧接着,合唱在整个乐团强音衬托下呼喊出「主啊!帮助我们」。大合唱代表群众:有时是顺服的以色列人、有时是困苦挣扎的以色列人。接着又是赋格手法,轮流哀伤地唱出『收割时候已到,夏日已过,却没有任何帮助的力量』,子民从深渊求救。#4忠臣俄巴底劝告百姓离弃偶像,求耶和华宽恕,这一段就是着名的咏叹调『你若全心找寻我』。

#5合唱以c小调、挥击的强弓、强音带入另一高潮。『嘲笑我们…祂的愤怒置我们于死地』…渐渐的音乐来到C大调上,音符愈来愈长,愈来愈平和,像是信心坚定的圣咏『祂的慈爱临到敬爱祂的人身上』。#6天使告诉以利亚,上帝要他往东方去,藏身基立溪畔,乌鸦会早晚供食。

接着『双四重唱』,每声部有两位天使,语调充满希望「祂要差遣天使在你行走的路上保护你」。#8以利亚与寡妇二重唱,极富戏剧性,描述寡妇自丧子的哀伤至儿子死而复活的欢欣,见证以利亚是上帝的先知。

祷告求雨

 旱灾第三年后,以利亚奉上帝命令去见亚哈王,王指责以利亚让其遭难;以利亚与王后的人马决战于迦密山上。#11代表巴力先知的男声合唱大声唱着,女声亦迫切的加入,但却是向假神呼求。他们的神无动静…百姓又更着急的呼喊、无助的狂叫。孟德尔颂在这里运用休止符、延长音描述殷切期盼落空后的无奈。

#19以利亚祷告求雨,音乐以焦灼的重覆主题形容一再差孩童去查看有无下雨徵兆…终于有巴掌大的云,剎那间风云变色降下大雨;百姓唱「感谢神,因祂满有慈爱…#23以利亚站在亚哈王面前亲自责备他…王后:「他凭什幺以耶和华的名发言呢」,#24急促的管弦乐句、沸腾颤抖的音符、鞭挞的节奏衬托百姓『去抓住他,他应该死』叫嚷声。

以利亚重新得力

 #26以利亚在旷野求死,大提琴带出先知内心的孤单沮丧和对神隐约的不满「It is enough」,像极了我们现在用语『我受够了』。乐评家们公认这抒情调是本作品最美的一段。而#28天使的三重唱恐怕是这齣神剧最常被人传唱的一段:「你的脚必不致摇动,保护你的必不打盹」。#34上主临近,地大震动、大火燃烧,但上主却不在其中…主在微声中出现,这让以利亚重新得力,小提琴带出此情景。#38上帝差火车火马接以利亚,合唱强而有力的描绘『乘旋风昇天』的戏剧性场面,乐评家们推崇此段为孟德尔颂最壮丽的合唱创作。

最后一段描述主的日子。#42:D大调、赋格曲式的大合唱唱出『创造天地的主,你的名在全地何其荣美』。如旧约最后一卷书玛拉基书最后一句话,『看哪!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,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』,预言将有一位先知像以利亚为弥赛亚的到来做预备。虽是最后乐章,孟德尔颂却隐喻旧约不过是新约的序曲。整齣神剧最初由d小调的先知咏唱出发,最后结束于D大调,象徵上帝应许的实现。D大调素有『王者』之调的称谓,韦瓦尔第的荣耀颂Gloria、巴哈的尊主颂(Magnificat)、贝多芬的庄严弥撒…都是D大调。整部作品以赋格开启、以赋格结尾:最初的赋格是以色列人的徬徨不安、最后的赋格却是『主的荣光』层层交叠攀越,荣光更加荣光。

四、信仰反省

 孟德尔颂以音乐活生生描述以利亚和神、人的纠缠互动,有成功、有失败,但终于靠神得胜。基督徒在一个不以神为价值观的社会中,如何成为社会的良心?当我们挣扎于顺服神的律法和自己的慾望间,如何避免落入亚哈王般的失败光景?在纪念孟德尔颂诞生两百週年、聆赏以利亚神剧时,盼望我们能听见神那微小的声音,领受神对我们个人的託付。

相关文章